農科院主頁 網站地圖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媒體聚焦

[中国科学报]治蝗三十载 成果十余项

       点击数: 次      发布时间:2019-09-03

蝗災,被形象地稱爲“無煙的火災”。一望無際的大草原碧野藍天、牧羊成群,但慘遭蝗蟲肆虐侵襲後,便“綠顔”不再。蝗災不僅會造成嚴重的牧草損失和生態破壞,加劇草場退化、沙化和荒漠化,還會經常性遷入農田爲害,威脅糧食生産安全。

沉浸于一件事,做好一件事。不知不觉中,他从1987年在中国农业科学院从事蝗灾治理研究工作以来,已在这条路上坚持了整整32年。三十余年间,他始终谨记自己肩上的责任,和团队成员一同攀登险山峻峰、攻坚克难,取得了多项原创性研究成果,获得省部级科技獎勵13项,成为我国草原蝗虫治理的中坚力量。

他就是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員、草地有害生物监测与防控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国家现代农业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张泽华。

首個實驗站

開辟治蝗主戰場

蝗災導致的危害,對從小生長在大草原的張澤華來說,感受似乎更爲深切。“有朝一日一定要爲牧民‘防災治蝗’!”就這樣,他不忘初心,紮根草原,始終專注草原蝗蟲監測和防控技術研究。

早在張澤華剛參加工作、赴草原蝗蟲危害嚴重地區開展工作之際,就萌生了建立野外固定觀測站的想法。直到時間來到2003年7月18日至21日,內蒙古亞洲小車蝗暴發,草場頃刻間成爲赤地,多個城市上空被“蝗蟲雨”席卷。

“假如說今天這片草場是綠的,後天就被蝗蟲吃得特別幹淨。我們現在生活相當困難,草都了,牛羊沒吃的,人怎麽生活?”當時,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東烏旗牧民劉風唐顯得特別無助。

面對這場多年未遇的重大自然災害,張澤華開始認真思索,本地的蝗蟲剛進入5齡或剛羽化,那麽這些蝗蟲究竟從哪兒來的?周邊地區哪兒有可能是蟲源地?

帶著這些問題,他一連20多天足不出戶,查閱文獻資料,翻閱亞洲小車蝗詳細的分布區域和生活史。一個大膽的推測在腦海裏浮現——這些蝗蟲很有可能來自境外。張澤華及時向當時的草原主管部門原農業部和草原業務部門全國畜牧總站報告了這一想法,並提出了在最有可能的遷飛通道上(錫林浩特)建立野外觀測站的建議。

這一想法很快得到回應。2005年,在財政部、原農業部等支持下,張澤華起草的建立野外觀測站的建議得到批複。2008年,我國首個草原有害生物科學觀測實驗站——原農業部錫林郭勒草原有害生物科學觀測實驗站第一期如期建成;2019年,第三期即將交付使用。

如今,該實驗站成爲我國草原害蟲監測與防控技術示範與集成的主戰場,對促進農牧業發展、提高農牧民生活水平與生存質量、保護北方生態屏障、維護社會穩定做出了卓越貢獻。

首個真菌制劑

創建治蝗新體系

在草原蝗蟲災害防控研究過程中,張澤華發現這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問題。草原蝗蟲災害主要發生在邊境地區、少數民族地區、革命老區等地,發生面積大、防治困難,既涉及經濟損失,又涉及生態保護;既涉及局部發生,又涉及擴散危害;既涉及國內蝗區監測,又涉及國際境外遷入防控;既需要應急防控,又需要持續治理。

雖然化學農藥防控可快速壓低蟲口密度,減少經濟損失,但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導致環境汙染、抗藥性産生、大量天敵殺傷。尤其用在天然草原生態系統上,“草原生態系統非常脆弱,一旦破壞,恢複起來則非常艱難,單一的方式已經行不通。”張澤華坦言。面對千瘡百孔的草原,如何更快更好地持續控制蝗蟲危害?這對張澤華和團隊來說,無疑是一場攻堅戰。

正當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張澤華參與了從國際生物防治研究所引進綠僵菌防治蝗蟲的項目,讓整個團隊欣喜不已。

爲獲得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高效菌株,張澤華帶領團隊用3年多時間收集了近4000株真菌菌株。然而,這還只是第一步,收集回來的菌株大多毒力不高、專一性不強。

团队成员、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副研究員涂雄兵介绍,为此,2001年至2010年期间,团队通过无数次摸索,终于筛选了一套高效真菌制剂的培育方法,制定了一项国际标准和5项国家标准,登记了我国首個真菌制劑。

針對不同區域、不同蝗蟲種類及其不同危害級別,張澤華和團隊曆經10多年,終于建立了真菌制劑爲主的草原蝗災可持續防控技術體系,攻克了化學防治汙染嚴重的難題。目前,該技術體系在我國草原蝗災防控中得到了大面積應用,還延伸至蒙古、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老撾等國。

還牧民一片藍天碧野

在30多年的工作中,張澤華始終在做一件事,而且做好了這件事——保護草原。

“當你的研究成果能解決實際問題的時候,便是一種樂趣。當你爲某一件事情而努力時,盡管過程非常枯燥,但取得成果時是令人非常興奮的。我們研究的最大動力,就是能真正爲老百姓服務。”張澤華說。

與大草原打交道,不難想象,張澤華及其團隊的研究很實際,也很接地氣。他們翻越過崇山峻嶺,穿越過無垠草原。有時候,他們爲了做實驗,跋山涉水跑到青藏高原,由于海拔比較高,在做實驗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無法想象的困難。

“盡管環境艱苦,但通過和當地一些技術人員的交流與相處,我們更深切地感受到了牧民們的需求,有了更加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塗雄兵說。

“我們有責任幫他們解決好問題,只有給牧民解決了實際問題以後,我們才能睡得著、吃得香。”這是張澤華經常告誡自己和團隊成員的話。

目前,草原蝗虫在全国草原省区还时有发生,特别是一些重大迁飞性蝗虫经常侵入我国为害。草原蝗虫的有效治理需要一代又一代治蝗人的共同努力。张泽华及其团队将继续致力于草原生态保护,還牧民一片藍天碧野,让牛羊有草吃,让百姓免受其害。

《中国科学报》 (2019-09-03 第6版 农业科技)